澳门新浦京8455
个人资料
吴非
吴非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2,147,085
  • 关注人气:7,176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澳门新浦京8455
正文 字体大小:

对学生的作文要求要适当

(2020-05-18 23:33:40)
标签:

作文

适当

适时

钱穆

经验

分类: 语文

    对学生的作文要求要适当  


作文批改,意见或建议不要多到让学生无所适从。教师把握不准作文要求的现象比较普遍。学生怕写,往往在于教师对作文的要求偏高。其实,“要求”未必在于高或低,而在是否“适当”、“适时”。学生发展情况不一样,作文趣味和优势也会不同,在学习阶段,“要求”须合理,“合理”即是正确的,恰当的。教师倘若缺乏这方面的经验,学生便会“怕写”。

教师专业素养不高,会干扰学生的正常学习。目前常见的,是从高一起就用高考作文恐吓学生,仿佛高考作文真的能说明问题。有经验的老师都比较清楚,根本不能把高考作文评分当作参照,高考及阅卷存在许多不确定因素,未必能准确评价学生作文的真实水平。

有些老师,或许读书过多,取法乎上,往往不留意地要培养中学生当小作家,不由自主地拿学生习作去和名家名篇作比较,固执地要培养学生的自卑,让他们丧失作文趣味。教师修养不高,对学科教学存在盲目性,自身缺乏写作经历,在指导学生作文方面不够专业,对学生的作文状态根本没有正确判断,不明白作文技能只能一点一点地教、一步一步地往前走,总是操之过急,批改作文求全责备。学生一个学期写了6篇“大作文”,总该有一两篇自己认为还不错的,“比较顺手的”、“这个题目是我想写的”、“这次作文写出了几句得意之笔”,等等,可是作文批改后发回来,永远看不到教师的鼓励或肯定,总是一无是处,他还会那样期待作文吗?

我有这方面的教训。我曾在比较长的一段时期对学生作文有过不切实际的要求,我很希望班级作文能“整齐”一些,这个想法,可能和潜意识里的“达标”有关,也可能与我试图扭转部分学生重理轻文的学习倾向有关,然而我总是徒劳。我逐渐意识到,培育作文的信心和趣味更重要,意识到学生写作状态更值得关注,如果我的教学提了不切实际的要求,学生会消极甚至放弃,因为他根本不可能在一两学期内达到我的要求,况且其他学科学习也比较吃力。在同一个班,学生的作文存在很大差异。简而言之,一小部分学生的写作能力甚至比一些教师要强,在大一大二文科生面前毫不示弱,因为他从小不怕写,有经验,有积极性;而一部分学生似乎总停留在“不会写”的状态,读到高三,作文不如一些初二学生,这样的现象我见识过。学生作文能力存在较大差异,是现实状态,估计很多同行都遇到过这样的问题。我后来认识到:教师不能用一把尺子去衡量学生,在他们“学”的阶段,可以适当地调整要求。我对一些学生说,你这回作文完全没有新意,敷衍了事,你在糊弄我吧,学生说“星期一有点心不在焉啊,老师看出来了”;我会对另一些学生说,不要指望出奇制胜,不可能的,就按你以前的思路写,先注意把意思写“顺”,写完读两遍,“能读通”就可以了,——学生没有埋怨我看低他,他认为老师有经验,知道他此时最需要解决的是“写不顺”。

一些教师的作文讲评,在肯定学生进步的同时,总能习惯地从他们的作文中找到一些不足。如果在一节课时间里,学生作文在选材立意、谋篇布局和语言表达上都能达到要求,那他有什么必要继续在作文上下功夫?他未必想当作家,作文在他不过是一次作业,教师不要动不动拿学生作文去和传世名作做比较,学生能写清自己想写的意思,就不错了,慢慢来;读写结合当然重要,但老师动辄拿课文指导学生作文,未免技穷。坚持不提过高要求,是教学常识,也是教育智慧。他这篇作文叙述得不错,则未必要对他的描写提什么要求,他的论述有逻辑顺序,则不必非要指出他的例证不太丰富;他的调查报告材料翔实,有见解,则不必非要指出他的结构还可以更严谨……我们一些教师的话实在太多了,总是不停地提出新的要求,非要“更上一层楼”,永远能看到学生作文存在不足,一定要说几句,仿佛不提点高要求、新目标就显不出教师职责一样。

长期以来,中小学教师对学生作文的要求比较高,打分比较低,也是受应试教学的影响。学生无法从作文中体验写作的愉快,看不到进步,作文永远像“无底洞”,学生领会不到乐趣,也是造成“怕写”的原因。训练阶段,为什么不能给学生稍高一些的分数?这位老师,你对自己的教学要求也很高么?你是不是经常给自己的语文课打7075分?你难道真的不愿听几句高一些的评价,以“调动教学积极性”么?中学作文教学,不能提过高要求,一定要慢慢来,培育趣味和习惯,不可能是几次作文就能完成的。“课程标准”是教学标准,也是教学追求,语文教师可以对照这个“标准”,看看个人业务能力是否能在三年内达到,以此衡量判断自己对学生的作文要求,或许能减少失误。

在“学写”阶段,能不能少一些禁锢,给学生一些作文自由,让他自由发展以获取一些经验?能不能做到不干预他的自由想象,能不能不要对他的自由表达说三道四?能不能容忍他走慢一些?不要把学生教得和你一样不敢写,行不行?没有把握不要随意提意见,学生有求于教师时,他最希望得到的究竟是什么?是他能做到的事,是他迫切想要克服的,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“通关”方法,老师要“点”得对,并且“及时”,言不及义,大而不当,不如不说。

钱穆是有智慧的教师,自不必多说,有文章提及当年他当小学教员时,曾给学生出的作文题是“今天的午饭”,有个学生的作文写的是:“今天午饭,吃红烧猪肉,味道很好,可惜咸了些。”——估计他没有字数要求,这个学生只写了18个字,却得到钱穆的赞赏。我有时会玩味这件例子,受到的启发颇多。这件事放在当今,可能会被批为教学随意、学生的敷衍和教师的不负责,等等,但是钱穆和他的弟子在中国文化史上的地位,可能不是什么教学督导组及家长微信群有能力贬低的。

我的很多同事在教学中坚持不提过高要求,重视“多写”,鼓励自由作文,鼓励文学写作,鼓励多,批评少,用各种办法激励学生,先让大部分学生“不怕写”,然后才引导他们“设法写好”。这样做,遵循规律、尊重常识,让学生感受到作文的愉快,让学生学习积攒经验,让学生看到因为写作,个人思想情感的发展。学生在学校语文课上获得的经验,在生活中会逐渐发展为包括创造力在内的生存能力。 

0

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  

澳门新浦京8455 版权所有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